• <button id="oo9hv"><acronym id="oo9hv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li id="oo9hv"><object id="oo9hv"></object></li>

    <em id="oo9hv"><acronym id="oo9hv"><u id="oo9hv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  <rp id="oo9hv"></rp><li id="oo9hv"><object id="oo9hv"></object></li>
  • <rp id="oo9hv"><acronym id="oo9hv"><input id="oo9hv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• <em id="oo9hv"><acronym id="oo9hv"></acronym></em>

    您好,欢迎来到北京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官网!

    全国服务热线: 400-4548-7895

    新闻中心

    北京环境工程有限公司

    联系人:孙经理

    手机:13556234782

    E-mail:hesiuhdiu@163.com

    地址:北京市钟楼区金玉苑102室

    大哥去世,我找人替他进了焚化炉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5-13 00:22:26 人气:1 来源:147采集

    我叫徐保国,今年55岁,出生在北方的一个村庄。我们那儿虽然叫村庄,但一点都不落后,各种时髦新鲜玩意儿,要啥有啥。特别是这十年,经济发展不错。我不得不骄傲地说一声,这里面有我大哥徐保林的功劳。

    我大哥是老牌的师范生,毕业后就在村里当公办教师,教书近二十年,兢兢业业,桃李满天下。我读书不行,为了养家糊口,很早就到南方打工,一去十几年。大哥曾经当过校领导,后来还当过好几任村委会主任。他为人正直,又通达人情,挺受人敬重。

    在我心里,大哥是个体面的知识分子,但也有他的执拗。不管是教书还是当村官,他都种地,还学各类养殖。他总说,地是他的根。每年春节回家,他都让我别再漂泊,回来跟他学养蜂,还让在北京的侄儿亚强大学毕业后回老家。我嗤之以鼻。

    2012年12月,我的老婆秀芬摔伤,等我辗转千里赶回家才知道,她在头一天就已去世,摔倒时家里没人,都快断气了才被人发现。

    我刚到家,还沉浸在悲伤中,大哥就让我联系火葬场。我这十几年走南闯北,多少是见过世面的,但一听要火化秀芬,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:大哥,你看我一年到头不在家,都是她一个人忙前忙后,带大两个孩子,我回来还没见着她一面,这会儿要把她拉去烧了,我……还是想秀芬能土葬。

    大哥坚决不同意,说:我们这里是火葬区,咱们村也是要考核火化率的。我恳求大哥,能不能通融一下,让我偷偷将秀芬土葬了,大哥不同意:秀芬是我弟媳,她土葬了,村里再走人,谁还会按规则办事?你是我亲弟弟,要理解我。

    是呢,我也见过大哥给死者家属做思想工作,让他们火化的。我也很想支持他,可当现在轮到了我老婆时,我还真不忍心。气头上的我,口不择言地说:如果这时候你死了,你舍得一把火烧了自己?大哥一下被噎住了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大哥又来了,叹了口气,说:保国,我这个村干部吧,连芝麻官都算不上。但我处在这个位置,你不要让我为难……我不理他,直接当他空气。

    得知我和大哥因为秀芬是土葬还是火葬起争执,有个亲戚私下悄悄告诉我,临近几个村里,有人曾弄过假火化证。我读书不行,但脑袋还算灵活。趁大哥不在,我飞奔出去,私下打听哪里可以搞到假火化证。嘿,还真被我找到了,邻村的老刘!

    老刘果然能耐,给他秀芬的身份和材料后,当天就办好了。拿到火化证后,我让岳母在他们那里找了个可靠的司机,跟我拉着秀芬的棺材去外面溜达了半天,假装去火葬场。当天下午,秀芬入葬了。

    晚上,大哥郑重其事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嘱咐道:秀芬的后事也办妥了,你就回来吧,咱们徐家就你我亲兄弟两个,到时候我真没了,后事还得你帮衬。大哥的话,吓了我一跳:难道大哥知道我在弄虚作假?

    秀芬死后,我就辞职回了老家。两个儿子在市里念书,我也在市里找了工作,隔三差五带俩孩子回老家,跟大哥夫妻俩团聚。

    2014年,大哥退休,安心修族谱。那两年,大哥跑了好多地方,寻根问祖,一点点修缮族谱。然而,族谱还没修完,大哥就病倒了。

    2017年5月,大哥被确诊为胃癌晚期,医生说以大哥的身体情况,最多再活一年。我和亚强本想隐瞒他的真实病情,哪里晓得,他自己上网查资料,戳破了我们的谎话。

    知道患癌后,大哥说:我估计活不了多久了。我总想着亚强回老家小城,那是他的根。现在,我管不了他在哪里落地生根了,只盼着他能成家。我将大哥的心愿转告了亚强,亚强和女友一商量,决定领证结婚。

    大哥得知后坚持要出院,在家忙前忙后准备新房。我劝他多休息,他不愿意。2017年国庆节,亚强的结婚典礼,大哥在台下一个劲儿地抹眼泪,费劲儿地说:保国,看着他们结婚,我又想抱孙子……我拍了拍大哥的肩膀,却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
    亚强办完婚事不到1个月,大哥的病情恶化,医生劝我们放弃治疗。大哥也嚷嚷着不要住院,要回家。

    我们将大哥接回家,我和嫂子照顾他。我好几次见大哥缩成一团,疼得像个落水的老狗在垂死挣扎。大哥稍微有点精神,就让我推着他去村里转一转,去地里瞧一瞧。

    半个月后,大哥就不行了。我赶紧将亚强夫妻和我的两个儿子都喊了回来。大哥弥留之际,拉着我的手,吃力地说:保国,我死了,后事由你来办……我要是也能埋在地里,就好了……

    我和亚强面面相觑,大哥不是一向反对土葬吗?大哥,你是不是糊涂了?你说的是,要土葬,还是不要土葬?我赶紧问道。大哥深深看了我一眼,用尽最后的力气握了握我的手,闭上了双眼。

    大哥那眼神,那最后的握手,我一下慌了:他是知道我偷偷土葬了秀芬,现在让我给他想办法让他也土葬吗?亚强也被他爸的遗言给惊到了。我和亚强不知如何是好,赶紧召集了家人一起商量大哥的丧事。

    堂哥堂嫂听说大哥留下遗言要土葬,认为要满足大哥的心愿。我们这里是火葬区,爸爸一辈子劝人火葬,又领财政工资,怎好土葬?亚强的话一出口,大家都安静下来了。

    大嫂一下哭了,生气地说:老徐一辈子也没啥心愿,族谱没修成,儿子不在身边,他现在就一个不想火化的愿望,你们不帮忙办吗?

    我知道,于情于理,大哥都必须火化。可大嫂的话,戳中了我。大哥指定让我主持他的丧事,想必,他知道我有门路,能帮他实现这个心愿。

    我决定再去找老刘试试。

    老刘一看到我,就知道我的目的了。我报上大哥的名字,老刘不干了:他的证我不能做!他是退休干部,火葬后,国家会给抚恤金的,好几万!有火化证才能拿这个钱,他们查得很严,容易出事,出了事我得蹲监狱。

    我立即回家将此事告诉了大家。亚强严肃地说:妈,你也听到了,爸必须火葬。我爸这身份,要是偷偷土葬,也会有人盯着他的。爸火化了,抚恤金和遗属补助,也能补贴您的生活啊。

    嫂子气呼呼地指责道:你这个不孝子,你想让你爸变成一捧灰,连个全尸都没有吗?不就是去想法办个假证的事吗?你凭什么要把你爸烧了!

    看来秀芬的事儿,大家心知肚明啊。我赶紧劝嫂子:秀芬没身份没地位,大哥和她不一样!

    嫂子又大哭起来,坚定地说:你大哥就是这个遗愿!我不稀罕那什么补助的钱,那是卖老徐的钱,我不要!

    亚强叹了口气:叔,你们想得太简单了,爸必须火化!那么多人看着他在,他以前工作的学校也会监督他的。

    亚强的意思,我当然明白。可是,土葬是大哥的遗愿啊。我也不知大哥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,但我知道,作为他的弟弟,我必须得帮他实现这个心愿。

    可是,办假证这条路走不通,这事儿,该怎么办呢?

    众人一时无语,我也束手无策,随口说道:要是老刘能办真的证就好了!

    话刚落音,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我。我的脑袋瓜也瞬间开窍了:老刘一直办假证,人脉广,说不定有门路能弄到真的火化证,让我们瞒天过海呢!大家纷纷点头赞同,催我赶紧再去找老刘一趟。

    我兴冲冲再次拜访老刘。一进屋就赶紧给他点上烟,谄媚地问:老刘,你有没有本事弄来真的火化证?只见老刘神秘一笑,我知道,有门路了!

    老刘嘬了一口烟,给我使了个眼色,让我跟他进里屋。老刘问:真的证,我搞不来,但我能给你找路子,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做主。我一看有希望,赶紧点头。

    借尸火化。老刘一字一顿,整个人都像冒着圣光。看我一脸懵,他解释说:我认识一个开灵车的,他能弄来没人要的尸体,你们在去火葬场的路上把尸体换下,把别人的尸体烧了,留着你哥,捧着骨灰盒回去后假装放在棺材里,正常办葬礼,谁还会去检查棺材里是啥!

    我惊呆了!还有这样的操作!可是,尸体从哪里来呢?司机靠谱吗?老刘瞥了我一眼,说:我见你是真有这个需求,才告诉你的。

    原来,他们有个借尸火化团队,联系业务,制作假火化证,弄尸源,开灵车,公关火葬场,联络家属,一条龙服务。我们很专业的!我目瞪口呆,愣了半天,问了一句:尸体哪里来的?

    老刘一副开启民智的模样,说:监狱里的死囚,或者,挖坟盗尸……

    骇人听闻!丧心病狂!我差点就脱口而出,想要甩手离开。可我转念又一想,大哥入土为安还得靠老刘,我只好给自己做心理按摩:好歹我也是天南海北闯过的人,见过些世面的,冷静,冷静。

    这事儿太大,我还真做不了主。我干脆将老刘请回家,当面让大家拿主意。大家听后,都沉默了,最后还是堂哥发话:这么搞一下,多少钱?司机可不可靠?事情如果败露了怎么办?

    老刘点了一根烟,笑笑:他们专业办这事,从来没失过手,只要家属配合,不过是半天功夫,费用也不高,大概两万五。

    嫂子也不含糊,当场拍板:可以搞!保国,你费点心思。亚强还是觉得不可行,但拗不过一大家子的长辈,只得勉强点了头。

    几年过去了,老刘依然那么高效率。他当即给我们联系了灵车司机,让我们喊对方陈哥。我马上就跟陈哥通上了话。陈哥得知我们的需求后,懒懒地说:这事儿说得有点晚了,尸体不好搞啊。我说尽好话,还承诺给他加2000元,他才答应想想办法。

    没等多久,陈哥来电说弄到尸体了,第二天早上开车来拉我们去市里火葬场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老刘给我打电话,嘱咐我必须找可靠嘴严的至亲跟灵车,免得走露风声。灵车一来,我也见到了陈哥。

    陈哥穿了一身藏蓝色外套,面色阴冷削瘦。我立即迎上去给陈哥敬烟,他随手接下,放在耳边。我一眼瞥到了他粗糙的手指和带泥垢的指甲,瞬间想到老刘说有的尸源是现挖的,脑子里瞬间闪现陈哥带着工具去掘坟的场景。

    我一身的汗毛都竖得笔直,一溜烟儿撤到车后坐。背后,是陈哥轻蔑的一声冷笑,他一定在笑我胆小。

    在陈哥的指挥下,我带领几个族人将大哥的棺木抬上了灵车。随后,我只叫了堂哥堂嫂,亚强和我的两个儿子跟有棺木的灵车。

    去市里开车要两小时,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我们被陈哥带到一个黑洞洞的地下室。陈哥将我们几个都赶下了车,说: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会儿。随即,陈哥就飘走了!正在我们一头雾水的时候,陈哥又出现了,身后还跟着一个推着简易推车的小伙子。

    把棺材里的人搬出来!刚靠近灵车,陈哥就指挥我做事。我把棺材掀开,打开里面用来火化的红色小棺,看着大哥瘦削安然的面容,心里有点发怵:我这样做,真的没问题吗?大哥被人敬重了一辈子,万一事情败露,他的名声可就毁了。

    可是,土葬,是大哥的心愿呢。我一咬牙,动手了。可我扶了半天,硬是没把大哥扶起来。我喊人帮忙,居然没人理我!扭头一看,他们那几个,全都捂住口鼻、闭着眼,躲得远远儿的。

    他们害怕了。我苦着脸看着陈哥,陈哥放下推车,往地上吐了三口口水,一边上前一边骂道:自己的亲人还能吃了你?有什么怕的!

    陈哥嘴里骂着,手上却很利索,他一下子抓住大哥的脚,又叫他带来的那个小伙子拖住腰,三个人一起发力,把大哥抬了出来,放在旁边的棺材板上。

    陈哥和那小伙子跳下车,一把掀开推车上的白布,露出了一具身穿寿衣的尸体。堂嫂惊叫了一声,陈哥很是不满,回头瞪了她一眼,堂嫂吓得不敢做声。陈哥和小伙子两人,将无名氏抬上了灵车,装进了大哥的小红棺里。随后,我们又将大哥搬上推车,陈哥嘱咐道:藏好,等会儿从火葬场回来,我们再接上他。

    一切办妥后,我们几个人又在陈哥的指挥下回到了车里。关上车门时,陈哥再三嘱咐:别一惊一乍的,也别多嘴问。知道多了容易穿帮。就记住,待会儿到了火葬场,就死命哭,别的事我会解决!

    车子从地下室开出,再次驶向火葬场,一车子的人各怀心思,谁也不敢说话。

    我看着面前的棺材,心里觉得对不起这具无名尸体,但是事已至此,为了我大哥能落叶归根,我只有这个办法。我向棺材拜了拜,默念说:对不住你了,我们也是没办法,只能靠你顶过这一劫,回去我一定给你多烧纸钱。

    堂哥和亚强看到我这么做,也跟着我对棺材拜了又拜。堂嫂见状,也学着哭哭啼啼地拜了两下,然后悄悄凑过来问:保国,刚刚那个陈哥掀开白布的时候,我看见这尸体的手,好像是用稻草塞的。

    堂嫂这么一说,我也一愣,这尸体寿衣穿戴整齐,不仔细看并不能看出什么。

    亚强说:叔,看来做这生意的人缺德,把人大卸八块,一具当两具卖了,真是作孽!我赶紧让亚强闭嘴,立即又对着棺材好好地拜了又拜。我真没想到,他们不仅掘坟,还截尸。

    余下的路程,一个多小时,我们再也没说话。不知过了多久,陈哥喊道:马上要进大门了,哭!陈哥一发话,我们几个人开始哭天抢地,一路哭进火化室。工作人员手一伸,头也不抬地说:死亡证明。

    正痛哭流涕的我,立即熄火了:坏了!忙着跑火化的事情,死亡证明居然忘记办了!没有死亡证明,就算有尸体也不能火化啊,最主要是办不了火化证!

    我赶紧给嫂子打电话,让她快去村里办证明,派人送来。这边,我立即给陈哥和火葬场的人塞了包烟,让他们等会儿。陈哥不太高兴,不耐烦地接过烟,小声嘀咕:算了,反正下午也没生意。

    大约半小时后,嫂子的电话来了,村主任去外地开会,把章带走了,不知啥时候能回!

    我急出一身汗!这事办到现在,牵扯了这么多人,花了这么多钱,可不能临门一脚毁在这一张证明上啊!我赶紧让嫂子随时盯着村委及时打听主任的信息。

    这边,我也不能干等,跟亚强商量着,准备去办个假证。亚强也着急:叔,死亡证明,你去没去村里办,一查就知道,这问题太大了!

    我急得跳脚。又半小时,嫂子打来电话:主任今天就会回来,但是要夜里12点才能到车站。这个时间太晚了,万一事情败露,一切都完了。我豁出去了,直接打电话给主任,看他能不能改签早点的车次,主任为难地说:不是车次的问题,会议就是那么晚才结束!

    我已经被逼上了梁山,胆儿也就肥了。我冲回火葬场,恳求工作人员,能不能先火化,第二天再补死亡证明。陈哥一心促成这单生意,更怕拖久了出事,加上那工作人员本来就是他们产业链上的一环,他出手帮了我一把。我又给工作人员塞了钱后,无名氏终于正式代替大哥,被推进了火化炉。

    推进去的那一刻,我听到亚强和堂哥嫂他们哭声震天,好像被烧掉的那个人,就是真正的大哥。我心想,他们演得还不错呢,反手抹了一把脸,却发现,我也流了眼泪,是真流泪。

    随后,工作人员交给我一个精致的骨灰盒,贴照片的地方是空的。我紧紧抱着它,和陈哥一起回了灵车。

    回去的路上,陈哥突然问我:骨灰盒你要不?如果不要就给我。我的三观又一次震裂。可转念一想,我捧着陌生人的骨灰回去,也太不像话了;再说,捧回去要怎么安置呢?于是,我将骨灰盒给了陈哥,顺便跟他把账也结清了。

    半路上,我们又回了地下室,将大哥装回了大棺木,原封不动地拉回家。

    到家已经傍晚五点多,按照规矩,大哥的棺材得抬到祠堂,我们请了戏班,戏台上唱戏,戏台下守灵。我匆忙吃了几口饭,安排好守灵的事情,就和亚强一起开车去火车站等村主任,无论如何,章是一定要盖到的。

    我和亚强开了两个多小时车,在车站等了快四个小时,终于看到了村主任,不等他喘口气儿,我们赶紧拿出证明让他盖了章。心里的石头,总算落了地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派了两个小辈去火葬场送证明,自己在家主持下葬仪式。

    大哥的坟选在他自己的地里,我们抬着棺材,在大哥生前常去的地方转了转,走完流程,便将大哥安葬在他辛勤了几十年的土地里。

    最后一铲土落下的时候,嫂子凑过来偷偷和我说:保国,多亏你了,这事办得太漂亮了。可我的心里,却并没有太开心,隐隐觉得这事儿肯定没完。

    果然!大哥下葬不到一个月,有消息传来,老刘跑了,据说此前被陈哥找来火化的尸体,在处理环节中出了问题。事情败露,陈哥的一条龙服务队伍被一锅端。为了立功,陈哥供出了老刘。

    我一听,顿时口干舌燥,那我们私自主张给大哥土葬的事情,是不是瞒不住了?我立即打电话给侄儿亚强。亚强叹了口气,说:叔,我早就说过,爸的丧事这么办不合适!我妈抚恤金的事儿,我也一直拖着没去办。你等我回来,我们叔侄俩一起去村委说明情况。

    第二天,亚强就赶了回来,带我一起去了村委,村委也上报给了民政部门。我和亚强被批评教育,罚款,同时被责令整改。我和亚强好说歹说,暂时安抚了嫂子的情绪后,重新将大哥送去火化。

    再度送大哥去火葬场,我心如刀绞,非常愧疚。如果当初就听了亚强的话,大哥也不会被这么来回折腾。大哥当初的遗言,很可能只是临死前的感慨,死者为大,我们活着的人,就把这话当成了天大的事。亚强拍了拍我肩膀,给我鼓励。

    经此一役,我也明白了,人死了就是死了,就从这世界消失了,不论是哪种丧葬方式,对死者来说都是一样的。心安,即是归处。

    按我们的传统风俗,人死后讲究入土为安,似乎这样,活着的亲人们,也会更安心。在这里,我们还是提倡文明殡葬,生态殡葬。关于这个话题,朋友们有什么想表达的呢?欢迎大家交流。

    首页 产品 手机 顶部
    在线客服
    联系方式

    热线电话

    13556234782

    上班时间

    周一到周五

    公司电话

    400-4548-7895

    二维码
    线
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视频2021_24小时在线观看视频免费_500篇欲乱小说少妇_沉沦同学胯下的美妇